若有朝一日得以消失

[正剧向]为什么人希望付出的感情会付以回报(康纳x你)

47.

 

11:31PM

 

你翻身的时候被伤疼醒,迷迷糊糊地睁开毫无聚焦的眼睛,躺在床上的你已经忘记自己是如何被汉克带回家里的。

 

记忆里仅剩下冬日雪夜灯光下晕染着模糊光晕的霓虹,他的下巴压在你落上白霜的头顶,一下一下捋直你遗传母亲的褐发。你扑在Hank怀里从泣不成声地大哭逐渐变成小小的抽泣,你累了,对他温暖的怀抱充满了眷恋,似乎自长大以后你便不曾拥有过这样得以撒娇的机会。委屈和难过一并爆发出来,又一并沉溺于他掌心的温暖。

 

床头放了一杯水,你衣袋里放着的终端和前几日从家里偷走的枪都被他一一拿出来,一枚硬币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出点点银光描绘出它的轮廓——1994年的硬币现在已经很难见到了,你找了很多渠道才得到它,却没来得及还给那个人。

 

黑暗里的听觉变得异常灵敏,隔壁厕所里老旧笨重的洗衣机或许是快坏掉了,运作的声音隔着墙还能依稀听到半分。你注意着隔壁毫无意义的响动,昏昏沉沉地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全身似散架一般酸痛,想闭上眼接着睡去却疼的无法入眠。

 

也许感冒了,也许发烧了,也许只是单纯的心里难受。

 

康纳此时是否活着,在哪里,又在做什么?如果你能够联系到他的话,一定会直接拿起终端给他发送消息。然而每次都是他在需要的时候才找到你,就像可以定位到你确切的位置,只要有任何线索,就一定找得到。现在到你想联系他的时候,找他这项工作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

 

唯一能做的就是无尽的等待。

 

你似乎开始理解Hank每夜每夜等你回来的感觉,如果一天没回来,还会再等一天,而与你不同的是,在你生死未卜的情况下他整整等了你三年。他让你别回来的时候,是否和你现在一样为说出口的气话后悔?而康纳是否会和你一样再也不肯回来?

 

从没想过这样相似的经历会遭遇到你的头上,你像极了Hank。或许是你太赌气,当年为了任务头也不回地离开家,或许你的父亲并非有意操控你的一切,而是站在他父亲和家庭的立场做出选择。就像你心急如焚看着康纳离开的时候,希望他留下来,但是又没有理由自私让他留下来,于是你才留下了令人伤心的话,不知道是惩罚他还是惩罚自己。

 

我和任务,谁比较重要?

我和任务,谁比较重要?

 

一句话是Hank问你,一句话是你问Connor。

 

暖光从缝里溜出来铺开在地上,房门被汉克推开一角。他搂过你贴在枕头上的脸,震动扰落了一滴你眼角没来得及流下的泪,他心疼了一下,扒拉开你被汗濡湿的头发,用粗糙的手掌贴上你的额头。

 

“Would you like some medication?”你清晰地听到他这么问你。

 

在Hank眼里,你似乎是睡迷糊了,不做声,也不否认。

 

“You need to eat something before taking pills.”你看见他离开的背影,像是睡了,又像是醒着。

 

“Sweet dreams,kid.”

 

48.

 

20381110

09:24PM

 

“今天清晨6点,总统宣布全国戒严,政府将严格管控市民运动。限制所有电信通讯,维安各组织被授予跟高权力。除了上述措施之外,所有仿生人都必须立即上缴当局。各大城市现已设立临时集中营,以接受仿生人并予以报废,我在此呼吁全体国民配合当局,我们执行的全部行动皆是为了保障国家安全。”从客厅里传来电视的声音。

 

请假呆在家里睡了一整天的你,终于在傍晚裹着毯子从房间走出来。

 

“我们尚未找到那名叫马库斯的仿生人,但我们会尽快查明其下落。”

 

“The situation is under control.”

 

正在看新闻的Hank察觉到你的脚步声扭过头。

 

“Hey,老爸……”

 

“想跟我看会儿电视?”汉克给挪向沙发一边,你腾了一块地方。

 

你靠在柔软的靠背上,Sumo默默地凑过来,趴在了你腿边。

 

“异常仿生人的首领落网了吗?”你问身边的Hank.

 

而他看着你,只是遗憾地摇摇头:“……也许康纳没有你这么幸运。”

 

 “但因为有你,或许他也曾经感到幸运。”

 

你抱起腿在沙发上缩成一团。如果当时能不顾一切地拦住他……

 

“如果当时你坚决的阻止,他活下来也不是没可能。”头顶的说教来自父亲,在你更加后悔的时候,话锋又折了回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个结局也不一定就如他们所期待的那样。但是在未知的结果到来之前,你都不应该为Connor做决定,Daisy。”


就像我当年明明能留下你,却没有这么做一样。


 

49.

 

20381111

10:29PM

 

消息指出,马库斯出现在吾沃大道,疑似带领仿生人即将到达仿生人集中营。

 

命令更新至消灭仿生人首领马库斯,携带ID为BCD-E3808号狙击枪的康纳赶往哈特广场附近楼宇。

 

 

 

耶利哥爆炸的影像你翻来覆去看了无数遍,没找到康纳的影子的你总觉得他还活着。

 

全市戒严,汉克和你只能待在家里,反复地看着频道里滚动播出的新闻。

 

“我一直以来都认为他们只是一群塑料混蛋。”Hank盯着电视,但显然是在对你说话:“但是我错了。异常仿生人的血也许和我不同颜色,但他们是活着的。”

 

你和他都被仿生人救过,也很感动他这么说仿生人,但是依目前不容乐观的状况,你还不能以偏概全,只能往最坏的方向考虑:“异常仿生人是威胁人类的存在,爸爸。他们也许会成为我们国家陷入内战边缘的罪魁祸首。”

 

“我们会陷入这种混乱的局面,会不会是因为我们不愿意倾听异常仿生人说的话?”汉克明显不同意你的观点:“人们总是不懂得从错误中吸取教训,Daisy.”

 

“But this time it could be different.”

 

“可是你还觉得仿生人害了柯尔。”你突然认真地用最尖锐的语言反驳他。听到这句反驳的汉克脸色变得不那么好看,他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你比他更在乎柯尔。

 

“柯尔会死,是因为有个人类外科医生吸食红冰神志不清,无法动手术。”他的声音变得异常激动:“一直以来我都把责任推给仿生人,但错的其实是人类。”

 

“这就是你差点没有接受我回来的理由。”你神情复杂地冲汉克苦笑。

 

“……”他无言以对,嘴巴张张合合欲言又止:“I’m sorry,Daisy…”

 

“You know,自从柯尔离开之后我除了逃避之外什么也没做,我只想自暴自弃,于是我忘了自己曾经拥有过的骨气。”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仿佛又变成你记忆里的父亲:“I remember who I am now——”

 

“I love you,Daisy.”Hank的眼神变得强硬且坚定,他对刚才的话接着补充道:“现在,轮到你了。 ”

 

你显得有点惊慌失措,看到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放在手里。看清那个的LED的你,霎时间楞在一边。


他这是在要求你坦白。


不懂仿生人的Hank,做了些调查。

 

你以为它本来应该还在你包里,却不知道归队前一天晚上取下的LED落在了伞的开合处,第一天出勤递伞的时候又正巧被汉克发现了。

 

就在客厅里只回荡着电视声音的时候,你的终端兀地响了起来。

 

像拽住一根救命稻草,你盯着汉克的眼睛接起了手边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

 

 

“Sergeant,this is Connor.”

“I need your help.”

 

 

 

50.

 

你不敢相信能再次听到他的声音。

 

多数计程车在戒严期间被严格规定了使用范围,如果要依照康纳去CyberLife的请求,还需要经过哈特广场与他回合。TAXI显然已经不能使用了,你必须开Hank的车去。

 

已经没有任务授权的你觉得根本帮不上忙,况且你现在身体状况及其不佳。但他在电话那端不由分说地解释,说他需要你的帮助。

 

当你驱车前往约定的地点,远远地便看到站在大雪中和暗色的楼宇几乎融为一体一动不动的康纳,那个你一直担心的人在看到你的车后有了动作。你很难描述自己心里什么感觉,像是激动,带有些许气愤和后怕。

 

他拉开车门,向往常一样坐在你的副驾驶位置上,转过头朝你的方向投以平静地神色。虽然如果不是为了完成任务,他本愿意再也不与你相见。但在听到你接起电话的瞬间,他觉得自己是在和你做一个名叫Fort-da的游戏。

 

你看着他的脸和窗外因聚焦而变得模糊的雪景,意外地听见Connor说:“我回来了,警探长。”他的语气里带着从未有过的温和,眉间霜雪的气息都少了几分。

 

你闭上眼睛,脸上带着不如哭的笑容着点了下头,拉下手刹迅速向模控生命驶去。

 

在到达目的地停车前不久,车里正广播着这样一条信息:“最新消息,仿生人集结在底特律回收中心外,似为抗议行动。军队已经准备好锁区仿生人示威。我们距离现场不到一百公尺,而我们说话的同时时间正在发生。我们会继续为个观众转播最新消息,16台记者乔……”

 

“你对异常仿生人怎么想的,探长?”坐在一旁一直安安静静的康纳在听到这条消息后,突然地发言。

 

你不是很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比起提出浅显的问题,他更像是在询问你的立场。

 

“和之前没什么不一样。”你的态度从来都没有转变过,汉克的思想对你的影响甚微:“既然异常仿生人有思想,即使是单纯模拟人的情绪,他们也的确应该更有自尊地活着。”

 

“那如果是服从命令的机械呢?”Connor眼里映出窗外的光,偏过头继续问你。

 

“那它们就成为乖乖的工具,不要再被什么人赋予思想。”这就是你作为人类的立场。人类让仿生人作为极具效率的生产工具,不是错在让他们遭受痛苦,而是错在让他们明白何为痛苦。

 


Thenwhat about me

坐在一旁的康纳一度想要这样问你。

 

 

你似乎察觉到他的踌躇,疑惑地问他:“我们正是要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am I right?”

 

闻言的康纳坐在副驾驶地位置偷偷看了你一眼,下一秒又收回视线。他很清楚又不想特别强调,这个坐在他身旁的搭档,透过眼睛看到的Connor并不是他。

 

如果今日傍晚10点41分的时候,他没有接收到云端51号康纳型仿生人重新登入的信息,他就是唯一一个接近你记忆里的康纳。

如果51号在任务中报废,他就是“康纳”意识的延伸,他就是忒休斯悖伦里那艘被全部换过一遍的船。

 

现在的问题在于——本来唯一的意识,现在分裂成了两个。

 

 “Connor model 313  248 317”康纳摇下车窗,对着路障前的门卫说:“I’m expectted.”

“身份识别成功。”

 

此时CyberLife的出入登记中,一前一后已经登入了两个康纳型仿生人。

 

下车后,你们两个进入公司大门,被一个带着头盔的安保人员叫住登记的同时,你瞟了一眼大厅的楼层构造,并感叹了一声这里的设计。

 

“21号探员认证通过”“康纳型仿生人认证通过

“DPD警官黛西·安德森认证通过

扫描完成,允许通行。

 

由探员带领进入内部的你抬头仰望起全楼的概貌,傍晚11点几乎已经是大多数员工下班的时间,而这里每一层的每一盏灯几乎都亮着,守卫也同样在楼层中均匀分布。

 

“谢谢,我有任务授权。”你督见走到拐角的康纳一手伸向背后,诡谲地对21号探员说:“I know where to go.”

 

“Okay.”你看见那个探员离开你们后回到之前所在的位置。Connor原本的打算是,如果这个探员干扰了任务执行,他会直接放倒他免去口舌。

 

大厦里井井有条,你开始想不明白自己到这里来的原因,并略带疑惑地看了眼身边的人。

 

康纳正出神于你没有像去卡尔家那次一样立马看向自己制服上的编号,而不知道你在经历上次的询问之后,开始不愿意依靠编号的方式判断眼前的人是否是Connor。他没有感受到你疑惑的视线,仍刻意走在你右侧——不易被看到编号的一侧。

 

这座塔里共有两部观光直梯,你没来得及看一眼左面正在往上运行的另一部,就被看起来对此地轻车熟路的Connor在分岔口带着右拐来到电梯间。进入电梯按下-48层的时候,他突然模拟21号探员的声音时把你吓了一跳。

 

“你没有授权?”你质问着怀疑站在一旁的康纳

 

“我的完成任务的方式很灵活,公司并来不及对我调查的方向实时管控。”他不紧不慢地回答:“如果等待授权,我们就赶不上了。”

 

“赶不上什么,你的目标是谁?”你盯着楼层指示倒数第二行的位置:“我们去调查和研发层做什么?”

 

“我们的目的地是-49层,坐观光梯太过瞩目,我们需要去-48层通过楼梯下到-49层阻止仿生人渗透。”

 

下降的距离很长,在此期间,你注意到他并没有拿出硬币把玩。


你掏出口袋里的那枚硬币,对他说:

“拿着,这是我欠你的。”

 

电梯在-48层缓缓停下,从中出来的你透过隔开分区的玻璃,发现这一层靠近电梯的房间里放置着几台没有完全调试好的残缺机体。好奇地你留意到那些机体正面的瞬间,不安开始让你双手发麻。

 

身后的康纳刚迈出电梯,走路时皮鞋与地面接触后产生的“嗒”“嗒”声在该层回荡。

 

为什么大楼里的状况如此有条

他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为什么不解释清楚

是什么事情非我不可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wrong.

你的快速运转的脑袋里拉响了警报。


他不是康纳?

 

 “康纳,这些模型的脸和你一模一样。”你假装放松地转过头问他,目的在于分散他的注意力,以便于你有更多时间找个地方躲起来。

 

他从来都没有到过这层,听到这句话的Connor惊讶地看向一旁线路板裸露在外、尚未测试完毕的机体,判断出这个型号装配的硬件与RK800有诸多不同。这些全在他意料之外,因为没有人对他说RK800型号还在继续投入实验。

 

也没有人告诉他,他并不是Unique modle。

而公司隐瞒的RK900的开发,早已经处于收尾阶段。

它们都是这个项目的早产儿,只是为了测试而被唤醒的早期型号。


你不知道身后的康纳想要做什么,但是你一边回忆着刚刚看到的楼层构造图,一边摸向了别在腰前的枪,觉得比起瞄准速度绝佳的仿生人来说,你现在更适合趁他注意力分散的时候找一个障碍多的地方逃跑。

 

“站在那儿。”

 

刚准备转身有所动作的时候,康纳叫住了你。

 

“如果你移动半分…”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前你就已经动作了起来,你不担心他的恐吓,因为这里距离底层不远,而枪声会惊扰到-49层的目标。你觉得为了完成任务、在没有危及到他生命的时候,康纳是不会开枪的。


他不会开枪的,他是康纳,康纳是不会对我开枪的,不是吗?

 

然而在你因为发烧而腿部脱力的时候,发现之前的推测都错了——眼前的这个康纳更温柔的同时,任务执行起来也更机械化,像极了茶水间里将你提起来按在墙上时的状态。

 

“砰——”

 

如果是那个康纳,He would never hurt you.

 

站在不远处的人瞄准你的膝盖开枪。任务优先的程序先他一步做出判断——此时只需打碎膝盖牵制你的行动便可以如计划完成任务。他在按动扳机的同时产生了和前任同样的情绪,一次次提交请求却无法阻止即将发生的一切。他只能想,这里是模控生命,任务成功后便可以立马为你找零件替换。

 

子弹因为你脚底的滑动,未能如康纳预料地轨道准确地打入膝盖。

 

他看见鲜红的血液自进入你大腿的瞬间呈放射状涌出,粘稠的液体映入光学组件被放慢速度的每一滴血珠清晰可见,拉长的血丝刺痛他并不能感受痛觉的眼睛。


那副对任何事都可以漠然接受的棱角分明的面具在康纳的脸上有所龟裂。

 

 

51.

 

 

1102PM

贝尔岛-49层

 

康纳从电梯里走出,解决了-49层警卫的他并没有听到来自上一层的枪响和人类的悲鸣。

 

诺大的仓库里只有他富有规律的脚步声,就像马库斯所希望的那样,他在小概率事件里幸运地活了下来。

 

这层的上千名仿生人都即将被解放,在Connor眼里,选择加入队伍追求希望的同胞或许会成为追求未来的牺牲品,但是他有义务叫醒他们告诉还有这条路可供选择。他长舒了一口气,在一个仿生人面前停下。

 

动作尚且犹豫。

 

他将背叛那份信任,为Daisy的未来自私地做决定。康纳相信汉克会保护Daisy,因为哪怕她是仿生人,Hank也没有任何道理按照政府的要求把自己的女儿上缴。

 

而再过不久,黛西就不用生活在报废恐惧之下。

 

至此,希望就在触手可及之处。这条追求自由的道路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战争会让黎明到来之前的黑夜变得越发漫长艰辛,一旦失败,全国之内、不管是无辜被牵连的、还是觉醒彷徨的仿生人都会被人类无论缘由的报废,突然挑起的战争无疑剥夺了无数同胞选择的权利,种族的生存还是毁灭都将取决于他们,there is no way back,体会到自由是什么的他选择赌一条活着的可能性。心中的大石仿佛落地,康纳伸出手的皮肤层从指尖退去,他伸手扶住面前AP700的胳膊。

 

“Stay back Connor.”一声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音色从STORAGE 98号口传来。任务优先级处于最高、编号为60的Connor中途耽搁却并未来迟。

 

他穿过静静站立着的仿生人群体,一只手拿着枪,用另一只胳膊搂过你的腋下,拖着单手捂在大腿上已经难以动弹痛苦不堪的你,完整的出现在对面的康纳面前。

 

“然后我就会放了她。”将你挽于手臂的60将枪指在你的头上。

 

当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康纳见到你血迹划了一路的一刻,几近窒息。

 

那个流着腥红血液的人是不是Daisy?

 

像是察觉到51的怀疑,60接着说:“毫无疑问,这就是安德森警探长。她腿部中枪,你没有多少时间犹豫。”

 

How it could be?51这么问自己,他因提前怀疑而被仿生人条例限制不得无端调查Daisy身体状况,而当时阿曼达却几乎肯定她仿生人身份,命令他把她停机。


现在他立马得出了结论,Cyberlife的公司担心与Sarah有关的Daisy在调查异常仿生人的节骨眼会拖慢进度打扰他们的生意,公司只想借着自己的手把隐患除掉。

 

从始至终他就没有掌握一条黛西不是人类的证据,直到他程序出现漏洞后,才通过茶水间为他挡枪而没有严重受伤的结果推测出Daisy是仿生人的结论。

 

60开枪后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我能存取你的记忆,我知道你对他发展出了某种情感。Are you ready to let her die?After all you’ve been through。你真的要抛弃自己变化的结果?”

 

你注意到51踌躇着,却没有放下手里的胳膊。这间仓库里的仿生人,Markus需要他们。现在在他身上肩负的不只是黛西的命运,还要担负起自己所有奋起反抗誓死一搏追求自由的同胞们的命运。经历逃亡,亲眼目睹那些仿生人被人类枪杀的他,也同样渴望自己和同伴都能获得自由,这是他第一次想为自己做出选择。

 

“I used to be just like you.我以为除了任务之外什么都不重要。Then one day I understood ——”

 

“Very moving ,Connor,但我不是异常仿生人,我是被设计成用于完成任务的机器,而这也正是我即将要做的事情。”


“是她,还是Revolution?”运作的程序让闪着黄灯的60选择说出这样的回答,他看见地上的那摊扩散地越来越大的血滩,如果可能的话、他不想再在此地多耽搁一秒:“Enough talk!是时候决定你究竟是谁了!你要拯救搭档的性命,还是要牺牲她?”


“I’m not afraid of dying.”你咬牙切齿地回复着,担这一次你也无能为力。终于有机会为自己做决定的康纳,再一次为了谁选择背离自我的愿望。


“Alright,alright!You win.”康纳妥协。

 

 但他做这个选择的时候并没有放弃任何追求自由的可能,拦腰冲向即将开枪的60,两人扭打在一起,程序相同的他们在相互打斗时计算的路径都几乎一样。

 

明白这样的肉搏只是单纯耗时的51拽着60,像马库斯希望被他理解一样连接了对方,他觉得60一定会理解的。当数据瞬间双向流进各自的软体,同时他也把rA9交付给了60。

 

 “Why,Connor?Why did you have to wake up ,when all you had to do was obey?”如果你能够完全坚持命令,我就不会被启用,Daisy就不会被卷进来。

 

“Why did you choose freedom ,when you could live without asking questions?”60不明白不曾被人类亏待过的51为什么会奢望那些自由,顽固得连一旁流血的人都可以不顾。

 

“我是服从于命令的,康纳,I have a goal,I know what I am.”他的目标就是履行前任的诺言,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应该为站在人类立场的黛西做什么。

 

你知道吗,你让阿曼达极其的失望。你也让我失望极了。”他延续了51近乎所有的记忆,那些最后存储在数据中的指令他坚信着一条都不能违背,他指责51背叛公司背叛人类背叛那个人。

 

如果先来的人是我就好了。

 

51从与他几乎的数据里读取出了近乎疯狂的嫉妒。

 

当了解一切同时加载了rA9的60更胜一筹站起来的时候,他的立场毫无改变,因为Daisy是人类,他没有理由和不明真相的51一样背弃诺言投奔耶利哥。


但是……

 

 “够了……”子弹几乎在你大腿的肌肉里翻滚着转了个圈,疼痛传输到脑后才完成它产生的意义,冷汗一颗一颗从你额头上掉落,眼泪和鼻头的汗珠汇在一起,你的嘴唇颤颤巍巍地从近乎痉挛的喉咙里挤出几个字“…都停下。”从背后取出枪的你对准前面打作一团的康纳。

 

两个康纳型仿生人站起来,他们在看到你手里的手枪时额角同时亮起黄灯。

 

他们同一时间内分析出那是Hank掉落在厨房用来玩俄罗斯转盘的左轮手枪,在离开大使桥后你从家里偷走的那把。除此之外,Connor们都注意到凹陷下去的枪柄——和大厦茶水间里贯穿硬币的子弹头上碰撞痕迹相吻合。

 

当初就是硬币后的这把枪救了你一命,现在它又派上用场了。

 

你满是血的左手扔按压着出血的左腿忍着剧痛坐在地上,视野里明明灭灭,看不清两人胸前的编号。

 

“Thanks Daisy,要不是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把他解决掉吧,我们没时间浪费了,你需要治疗。”

 

“It’s me,Daisy.我才是真的康纳。”

“你在做什么,黛西?我才是真的康纳,把枪给我,我来对付他。”

 

然而两人的“真”含义并不相同,51是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的搭档,而60是继承51诺言的康纳。

 

“没有人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做出选择的你没有任何错,Daisy.”

 

“为什么不问我们问题看看?一些只有真正的康纳才知道答案的问题。”

 

你恍惚间突然想起卡姆斯基对康纳说的话:

 

“还有什么比两害相权更令人煎熬的呢?”

 

在这小小的塔低只有你们三个人,却决定了一个种族的命运。眼前的康纳都会计算弹道,如果他们乐意,一定能从视线时而模糊的你手里躲过去。而到最后康纳都只想让你为他们做出选择,但是就算真的分清他们,你也做不出决定。既然你背叛一方的概率都是百分之五十,不如就此自私地赌一把。不赌51眼里的自由,不赌60口中的任务,赌一把最后这样的关头,谁会对你付出的感情作出回应。

 

如果没有人做出回应……你无非也是耗死在这里。

 

“Connor,选吧。”你把手里的枪指向自己,跟还没来得及坦白的父亲道别。

 

你现在谁都看不清了,只觉得血液从腿里流出。如果他们之中有个康纳在乎你的话,他就会冲向你,拿起你手里的枪就能完成革命。

 

扣下扳机的一瞬,你听见他叫你的名字。即将被黑暗笼罩的视野里隐约看见其中一个人向你冲来,只有一道红色的光格外清楚,那是康纳的led。

 

“I’m sorry ,Daisy.”站在原地原封不动的那个康纳向你道歉:“我们正是要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right?”

 

  走火的子弹擦过你鬓角的头发打向天花板,康纳扑倒你同时拿走你手中的枪。

Go easy,Connor.

他射杀了另一个自己。



那个温柔地对你说“I’m back,Sergeant”的康纳停止了机能。

 


距离Connor的愿望之差叫醒同伴,于是你说:“康纳,去做你该做的吧……”

 

“不,Daisy,他已经帮我做了。”康纳摘下自己颈间的领带,在一片“Wake up”的声响中焦急地问你现在的状况:“What do you feel?”

 

“Not much.”你朝着康纳的方向努力睁大眼睛,试图在黑暗世界里看清他让他不要着急:“手指麻木了,My face is getting cold.”

 

“你要开始休克了。”康纳把脱下来的衣服盖在你的身上保持体温,一边用领带系紧你弹孔所在位置的上方,他伸手够起旁边放在地上的左轮手枪。

 

“那个康纳……”

 

听到你口中说出60的时候,Connor怔了一秒。他进行数据传输的时候,发现60除了选择人类立场以外,他的情感和记忆与自己的并无太大差分,他不想让你知道真相而难过——他不想让你知道,活着的是康纳,死去的也是康纳。


当他决定开枪打死另一个自己的时候,就像每次不得不进行选择前,一遍遍打碎原本的自己,为了他人的愿望而不断重塑时一样,昨天和今天,他总得抛弃一个。


自私且决绝。

 

“他不会再回来了”康纳轻声安慰着你,没有把下半句话说出口——但是他同样爱你。

 

“……”那次不怎么愉快的拜访中卡姆斯基告诉你,克罗伊的所有数据,包括感情都可以备份。你告诉他这个秘密,并不想让康纳因为知道,被他开枪打死的Connor和他一模一样而感到愧疚。


你们互相替对方隐瞒并背负了这个秘密,殊不知彼此都已经知晓。

 

“It’s gonna be hurt.”Connor把袖子扯下揉作一团让你含在嘴里,把左轮挽在刚刚系好的领带上狠狠地拧了一圈。

 

——”你疼地叫出声,冷汗顿时溢了出来,大腿像断了一样被勒作两截,生理性的泪水涌上了你的眼睛,如果没有那团布含在你嘴里,或许你痛的会咬断舌头。

 

“模控生命网络系统已被渗透。”

“康纳,谢谢你让我们醒来。”

“1层的安保人员已经调动至市场区。”

“我们需要武器。”

“现在我们该一并出去援助马库斯了。”

 

四周嘈杂的声音让你觉得这幅场景亦真亦幻,康纳成功了。

 

“按着它,我带你上去。”Connor把你抱进电梯。

 

你感觉手软绵绵地使不上力气,像小时候手里抓了一把沙子痴痴地站在浪花里,当潮水退去后发现,紧握的拳头里什么都没剩下。

 

“康纳,我困了。”

 

你虽然害怕再次体会到死亡的感觉,但和上次孤独着垂死不同,这次有人在身边,那么的,令人安心。

 

“别睡,救护车就在门外。”

 

“I don’t wanna die…”你将头在他下巴的地方蹭了蹭,微弱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我还没来得及跟爸爸道歉……”

 

“副队长很爱你,这些你都得跟他亲口说。”他一刻不停地跟你对话,担心你就此睡去。

 

他陪在你身边,直到你被抬上救护车。


“See you …later,Connor.”

 

“It will be good to see you again,Sergeant.”


医生的脚步声在你四周来回窜动,救护车里全是急促的交谈和机械哔哔哔的声响,你失去知觉地躺在什么地方、恍惚间问自己:


为什么我会希望自己付出的感情会赋予回报?


因为我希望我所在意的人,能够作为一个人,同样的在乎我。


                                                             所有嫖康铺垫更完)

                                                            原作7日内剧情正式END.

                                                                 再有就是xjb乱写的原创剧情了2333

------------------------------------------------------

关与60:

他站在一旁并不是不想救你,而是觉得你的Connor另有他人。

如果他遵从自己心愿和51一同扑上去,你便会在这场消耗战中死亡。

51依靠杀戮去拯救你,60选择无动于衷地成全,他们两个人都很在乎你。

60和51记忆和情感(除了未经备份的两小时)完全相同,他延续的是在耶利哥遇见马库斯之前的康纳。他们一个选择支持仿生人自由,一个选择服从人类利益。

60为自己开枪而感到抱歉,作为弥补他在康纳上前救你的时候,帮他完成了转化,他说:“我们正是要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right?”

他认为做得对的事,就是爱你。

关于51:

他确确实实符合了你的期待,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了一条自由的道路,见到了耶利哥惨状的他明白了什么是活着,什么是自由,他作为仿生人的一员,同样希望自己能够活下来,自私一点说,他活着只是想和你多呆一会儿。原作里,直到发布完演讲的康纳也没有太过喜悦的神色,我觉得他对于耶利哥如何发展考虑的会更加深远,毕竟局势还不容乐观。

如果他缺失耶利哥2小时的记忆,他会和60走一模一样的道路,但如果你的利益不再受保障,他会和60一样做出妥协。

每一次做选择的时候(例如要不要开枪杀死伊甸园仿生人的时候),对他来说都是推翻自己,为别人意愿不断揉碎重塑的过程,他击毙60,就和每次选择之后否定其中一个自己一样稀松平常。他对自己才是最冷酷无情的。

然后他终于成为了你想让他成为的自己。


为什么写文的时候用51和60区别,却在两人未见面的时候都以康纳相称……是因为不管是51还是60,他们都是康纳



评论(8)

热度(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