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朝一日得以消失

[正剧向]为什么人希望付出的感情会付以回报(康纳x你)

44.

 

2018119

09:54PM

 

“Well downConnor.”

你成功查出耶利哥的位置,并且找到了它们的首领。现在去处理马库斯吧,我们需要活捉他。

 

来到耶利哥的康纳躲过仿生人首领的从属,待她走远后,换了一身着装的Connor从生满铁锈的墙壁的阴影里走出来。

 

他放轻了步伐,悄无声息地借由黑暗作为掩护来到Markus所在的船舱,把伸手身后微微撩起衣服,从腰间抽出了别在身后的手枪。

 

任务:阻止马库斯

状态:立即执行。

 

“我接到的命令是活捉你。”康纳端起手臂,即使以他的计算能力并不需要让准星对准照门,他还是模拟人类做出准备射击的动作:“你得跟我走,Markus。


意识到身后威胁的马库斯缓缓的转过身来。


“以及黛西可能会想让我转告你,卡尔很想你。”康纳调用起谈判模组,试图从马库斯认识的人着手进行劝导。


这句话是假的,Daisy从未这么对Connor说过。

 

“你认得Daisy?卡尔还活着?他还好吗?!”马库斯不能从他的话里听出那些东西是真是假。

 

“那得由你亲自去确认,马库斯。如果你选择投降,我可以带你回去见卡尔最后一面,但如果你如果不留余地,我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What are you doing?”被瞄准的马库斯一边以说话作为周旋,一边慢慢看似自然地朝康纳移动过去:“You are one of us, you can’t betray your own people?!”

 

但是这样的话并不能让康纳产生丝毫的动摇,他有自己的立场。


“我很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你无须白费口舌,乖乖地把手举起来跟我走,马库斯。”

 

“You’re Connor,aren’t you? 那个知名的异常仿生人猎人。”

 

“你这是在助纣为虐,康纳。”马库斯仍在试图动摇面前的康纳,他说:“我们的理想是符合争议的,而且我们并不只是他们定义的存在。ALL We Want,Is Live In FREEDOM.”

 

“That’s enough.”康纳眼前的人所说的话并不能对他任何产生影响,他已经决定了要遵守自己的诺言,所以不会因为涉及到自己利益而产生任何动摇。

 

“你本不需要做这些,你不必再服从他们。You’re alive.你可以决定自己想当什么人。You can be free.”

 

“你从不曾有过疑惑吗?难道你从不曾做过不理智的事,仿佛感觉体内有一股冲动,某种超越程式的力量吗?”


这些话对渴望自由的人确极具诱惑性,但是康纳不曾被人虐待过,被Daisy小心翼翼照顾的他不会轻易地理解这些虚无缥缈的自由。

 

“加入我们吧,加入同胞的行列,你是我们的同类,听从你的良知

 

It’s time to decide.”马库斯向康纳走近,希望面前的hunter能给予他想要听到的答复。

 

“Nice try.”康纳弯了弯嘴角,他说:“但我不是异常仿生人。”

 

知道劝说对面前的人毫无用处的Markus瞬间冲上去,擒住Connor拿枪的右手用力一拧的同时借着冲力将其撞倒在一边,手枪滑落在远处的地板上发出与金属碰撞和摩擦的声音。马库斯借着自身的重力扑倒即将起身的康纳,一并伸出双手抓紧了他企图够枪的小臂。


  没有什么方法比意识的转换来的更快。马库斯手上的皮肤层退去后露出了高分子材料骨骼原有的白色,他相信自己作为RK系列原型机、能够用转换仿生人同胞一样的步骤强行入侵Connor的系统并传递他“自由”的意志,而意识到马库斯目的康纳在对方骇入的瞬间做出了迅速反应——他相信自己更高性能的硬件能够抢先一步控制马库斯更为老旧的系统版本。

 

传输协议生效,而两人初始设定的权限级别相同。


RK200和RK800的数据流开始意料之外地双向地传输到扭打在一起的马库斯和康纳脑中。

 

他们几乎同时停下了动作,对刚才发生的数据交换表现出了极度的震惊。

 

船舱里瞬时只剩两人的鼻息声。

 

“……”

 

他们震惊之余各自站起来拉开一段距离,在黑暗里相互窥探着对方的眼睛。

 

康纳除了那个企图让他“FREE”的数据流,还接收到了马库斯数据库内几乎所有分区的文件。眼前这个2.17秒前还是还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现在在他眼里已经处于完全“熟知”的状态,这是他从未经历过的体验。


“阿曼达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异常仿生人的程序是遵从自我意志的突变。”目不转睛盯着马库斯的康纳在短暂地沉默之后难以置信地喃喃自语:“‘RA9’并非是她口中说的传播于仿生人之间的“病毒”,是这样吗?”

 

接收到康纳全部数据流的马库斯同样感受到了震惊,他本以为仿生人猎人的程序里除了任务数据以外应该是荒芜一片。但他惊异地发觉康纳并不完全是服从于人类统治的傀儡,因为他读到的那些数据里保存着一些异常仿生人才会拥有的突变代码。

 

“难以置信,你的任务设定明明处于最高优先级。但是你却在CyberLife自检程序的监管下产生了部分永久忽视的漏洞。”马库斯回以康纳相同的诧异视线:“……你除了不想被模控生命报废回收以外,来这里的原因更多是为了另一个仿生人?”

 

“I...”


“听着,康纳,这行不通。”现在对康纳了如指掌的Markus真诚且急迫地对眼前不明白状况的解释:“假使你任务成功完成,人类也会想尽办法回收社会上所有具有隐患的仿生人,你真的觉得已经知道Daisy存在的模控生命,会让她能有幸逃过一劫吗?”

 

“我知道你来这里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她……但你认为她会从生命与功勋之间选择哪一个?你真的认为她愤怒是因为你的干涉打乱了案件的搜查吗?”马库斯一遍一遍地询问试图唤醒康纳,他一直待在卡尔的身边,他比Connor更善于揣摩人类的思维:“康纳,你已经读过我和卡尔的记忆了,你应该能理解。比起这次的案件,她更在乎的一直都是你。”

 

Connor的嘴唇保持微微张开的姿势,他想说点什么,却无法概括那些由马库斯传递过来的复杂情绪数据给他带来的感觉。

 

“‘rA9’不是干扰软体正常工作的传播病毒,它只会帮你打破模控生命给你设置的其他枷锁。”

 

“使用,或不使用’rA9’。都是时候做决定了,康纳。”

 

“但是我答应她会一直站在人类一边的,我不能——”

 

“你的选择不只是为了你,也是为了Daisy。”

 

 “……”

 康纳倒吸一口气,咬上牙关合上了嘴唇。他认为马库斯说的没错,如果不能让黛西活着,那即使他能完成任务,她不仅得不到授勋,也自然不会被人类赦免。

他从来都没有为自己做过任何选择,哪怕一次都没有。

 

红色的墙壁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从阻止马库斯的任务面前退去,转而寻求打破指令冲破墙壁。第一层墙壁在“free”数据流的帮助下,经过1.2636s的解析后分崩离析,接下来的两层比前一层更费力,耗时更久,康纳感到辛辣痛苦的同时同样也体会到了渴望自由的情绪——RA9在他的软体生效。


任务解析100%。


I‘M A DEVIANT.

 



评论(2)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