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朝一日得以消失

[正剧向]为什么人希望付出的感情会付以回报(康纳x你)

41. 

 

0413PM


自检程序接入。

 

康纳睁开眼睛,踏过雪毯时脚下发出沙沙的声响。

 

花园内天色已晚,白色石桥以及由石板砌成的小路皆被白雪覆盖。竖立在地上半米高的地灯进入使用状态,给半米范围内的雪打上荧荧的光晕。湖面结了一层薄如蝉翼的冰层,地面上的雪却已经冻硬。

 

阿曼达身着短袖站在庭院角落等待来访之人,雪从她面前飘下,落于她裸露的小臂上。“花园”里的天气仅作装饰,无论对Connor还是Amanda来说都毫无影响。

 

康纳走到她面前的最后一步踌躇了些许,他先是无所适从地对地面低下了头,之后才敢对上阿曼达的眼睛。

 

“今天的事件过后,这个国家已经濒临内战边缘。”阿曼达语气生硬:“机器正在起身反抗主人,人类别无选择,只能将它们报废。”

 

“我以为卡姆斯基知道些什么。”Connor看起来相当迫切地陈述着:“但是我错了。”

 

然而作为自检程序的Amanda并不信任他这套说辞,她的声线毫无起伏:“或许他有,但是你却选择不问。”

 

“……”

 

康纳保持着沉默,他不需要为自己辩驳,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也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你最近是否有不寻常的体验?有感觉到疑惑或者矛盾吗?”

 

“你是否会关心那些异常仿生人……或者说是安德森探长?”

 

“我开始产生不属于我程式的思绪……”当他听到“安德森”的时候,Connor声线中表现出一丝动摇:“I consider the possibility…”

 

他顿了一秒,不再敢正视阿曼达。

 


“…that I might becompromised.



“你面对的处境相当艰难。”Amanda好意地规劝,她不想让康纳置于这种摇摆不定的状态:“会有烦恼也不足为奇,这并不代表你有异常,你是唯一能够防止内战的人。”

 

“Find the deviants,否则将天下大乱。”阿曼达下了最后通牒:“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康纳。”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他闭上眼睛。

 

 

42.

 

你回警局前细细地回忆了每一条线索,又给每条线索都重新打上了×号。一次一次地叹息化作实体的白雾呼出,然后消散于无形。你一个人在路边晕晕乎乎地走了一半的路程,才终于禁不住寒冷和烧灼的眼底,选择打车回到警局。

 

局里的人正在对中午自由示威游行的仿生人议论纷纷,说这是一场将要爆发的内战。

 

你的视野游离不定地打量着警局里发出聒噪声音的家伙们,最后将其定于静静地坐在你办公桌后的椅子上的康纳。

 

他看见你了,但是你还不想直面他。

 

你避开Connor的视线躲到休息室里,注意到盖文正在和一个女警员搭腔。

 

“你看看是什么风把我们的安德森探长吹来了?”Gavin皮笑肉不笑地跟一旁的警员打趣。

 

“Shut the fuck up.”你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坐在角落里疲惫不堪地暖起了手指。

 

“Well,队长带着你的塑料狗狗来找你了。”李德朝背对着他的你喊道:“该对你心爱的狗狗说再见了,黛西。”

 

你放下手里的咖啡,走过去一把拎起李德的衣领,凑到他耳边警告他乖乖闭嘴,却因为软绵绵的动作,反而被李德一把提了起来反着嘲讽了一把:“能力不足不是你的错,Daisy,你真是浪费了一次绝佳的授勋机会。”

 

你被衣领勒的呼吸变得不太顺畅的同时,Connor抓住了盖文拎起你衣领的胳膊。

 

感受到腕部疼痛的盖文恶狠狠地松开了手。

 

“谢谢你的合作,盖文警官。”康纳转头对李德说的这句话像是在对他进行讽刺。

 


 

“You are off the case.”将你叫进办公室的杰弗瑞队长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桌面上,他说:“接下来这案子会由FBI接手。”

 

你心里一惊,一语成谶——距离仿生人示威游行不过两三个小时后,你就被踢出了案子。

 

  站在康纳左侧的你注意到他才刚刚回神——那个闪烁的黄色led灯告诉你他刚才又向“母亲”汇报状况了。

 

“我还有机会再争取一下么,队长?”

 

“There is nothing I can do.”杰弗瑞无奈地摇摇头,他把目光转向你身边的康纳:“你回刑侦组,那个仿生人则回模控生命。”

 

你还想说点什么,却被队长堵住了下一句话。

 

“Sorry Daisy,but it’s over.”

 

你把口袋里的钥匙拍在杰弗瑞的办公桌上,推开冰冷的玻璃门把手,再也想不出任何办法让一旁的康纳继续留在你身边。

 

43.

 

你坐下的时候感觉身体不听使唤,就像是要散架了一般。

 

康纳跟屁虫一样再度来到你桌前,学着杰弗瑞的坐姿无可奈何地挪了挪屁股坐上你办公桌一角。

 

“我们能解决这个案子,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他安慰你案子还有希望,但是你根本就不在乎这个。

 

“所以你要回模控生命?”汉克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康纳的身旁询问起他来。

 

你坐在一旁沉默不语,但仍注意着他们二人的对话。如果他不想回去,你将想任何可能的办法带他走,你向他保证过,然而你不想食言的前提得是:他想跟你走。

 

Connor转头看向一边,他说:“I have no choice…”

 

“我会被…停止机能,然后接受分析。”那语气听起来比起沮丧更像是挫败:“以及了解我失败的原因……”

 

“我们会不会根本就选错边了,黛西。”汉克对你说:“我们会不会只是在打压一群纯粹想要自由的人?”

 

“等到异常仿生人聚众反叛,there will be chaos.”康纳看着你,回答一旁的Hank:“我们本能阻止的……但现在已经太晚了。”

 

但是汉克说:“那天下午你为了救我放弃去追那个仿生人,你确实是在为我着想,你展现了同理心,康纳。同理心是人类的情感。”

 

“I’m not the deviant ,Hank.”Connor思考片刻得出的结论和以前别无二致:“I’m a machine.”

 

Nothing more.”他强调,但在你看来,他的否定无法把中午发生的事实抹去。

 

Conner注意到你的视线,他认真地看向你的眼睛:“我知道我们之间并非一帆风顺。”

 

“但是我想告诉你,能和你共事,我真的非常感激。”他认同自己的话,一边点着头一边对你说:“这不只是我的社交程式产生的客套话,I…I really mean that.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他张了张嘴,但他没有继续没说些什么。

 

“Well,well,FBI还真是一秒都不浪费。”Hank注意到走廊不请自来的的FBI。

 

“我们不能放弃,我知道答案就在我们收集到的证据之中。如果被佩金斯拿走,一切都完了。”康纳弯下身子,诚恳地看向你。

 

“……”

 

他还在乎这个案子,但是这和他中午的行为相违背,他的行为有一些不协调的违和感,康纳还在摇摆不定。

 

或许是他自检程序让他这么做,或许他还是想要得到阿曼达的赞许,但这些都是你的猜测。

 

“没办法,你也听到队长说的了,这案子不归我们办了。”

 

“你非得帮我不可,警探长。”Connor跳下桌子,着急地指着自己手心对你说:“我需要更多时间,才能从我们收集到的证据中找出线索。我确定解答就在其中!”

 

“Listen, Connor…”

 

“如果我解决不了这个案子,模控生命就会将我报废!”康纳激动地打断了你的对话。

 

你才发觉他可能一直都冥冥之中觉得自己会被报废,但是他还是选择不去陪卡姆斯基玩那样扭曲的游戏,哪怕他拿不到至关重要的情报。


他明白他是在用自己的命换克罗伊的,所以做决定的时候才会显得那么艰难。

 

然而他不知道,那个选择本不需要那么艰难……因为卡姆斯基给了你答案。


“我只要五分钟就好,that’s all I ask。”

 

“我的钥匙已经交还了杰弗瑞,你看到了。”你想帮他却无能为力。

 

“地下室的钥匙在我桌子上。”坐在对面的Hank插话过来。

 

康纳和你都顿了一下,对汉克的这句话充满了惊讶。

 

“Get a move on,我们不可能引开他们的注意力一辈子。”Hank带着你往佩金斯那边走去。

 

 

“你就是佩金斯,你这混账王八蛋!”

 

“你得住手,爸爸。”你在一旁假惺惺地搭腔。

 

“不要为他辩解,Daisy,我要揍扁这王八蛋!居然从我女儿手里抽走案子。”

 

你远远透过走廊的玻璃看着康纳往证物室走去,然后安心地应对起面前的那个叫佩金斯的混蛋。

 

 

“喂,康纳!”

 

Connor走到地下室门口,被盖文叫住。他的出现并不是时候,康纳并不想搭理他,以免节外生枝。

 

“I’m talking to you,asshole.”盖文不依不饶,对康纳刚才在休息室的所作所为表示不满:“Where are you going?我们这里不需要塑料做的讨厌鬼,Daisy没告诉你吗?”

 

“我接到回Cyberlife的命令,我是来登记我所持有的证物,然后我就会立即离开这里。”

 

“Good.”李德心口不一,冲康纳做了个嫌弃的鬼脸:“回去的路上小心点,这阵子的仿生人呢……很容易惹祸上身的。”

 

 “哼,臭小子。”

 

5分钟没到,但是你看到李德从档案室里走出来,不过一会儿又掉头走了回去。你觉得他一定是为了刚才的事要找康纳的麻烦,于是提前从汉克身边溜走了。

 

你绕过走廊,轻轻地下楼梯到达证物室。

 

当你往玻璃里看的时候,盖文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而身边的康纳正扬起脖子一本正经地整理自己的领带。你亲身体会过康纳的力气,你发觉这根本是无所谓的担心。

 

“You smartass.”你走进去,对趴倒在地的Gavin屁股上踩了一脚后,扭头看向旁边的人。

 

“他只是暂时昏过去了。”康纳快速地解释,一边离开证物室,他说:“我已经掌握了耶利哥的地址。”

 

“Good job.”你跟着康纳离开警局,对他说:“我不需要伪装身份,但是你得换身衣服,这个制服太显眼了。”

 

听到这句话的康纳在街区口突然停下来,他扶正了你的肩膀。

 

“你不能去,探长。”

 

“Why?”

 

“任务很重要,你会拽我后腿,我们都会陷入危险。”康纳的眼神不容拒绝,他试图说服你放弃跟来:“我会安全回来的,I promise。”

 

“Never!I CAN’T do that!”你拽着他的手臂不肯松手,然而对于康纳来说他的时间并不充裕。

 

他趁着绿灯,挣脱你的手后立马跑了出去。

 

“Connor!!Connor!!!”你一边跑一边大叫着他的名字,不顾路人的目光踉踉跄跄地追了上去,你知道他比你跑得快多了,你根本追不上他。他发光的制服在你的视野里逐渐变小,焦灼感逐渐让你喘不过气。有个声音告诉你,如果你没有赶上他,你就永远失去他了。

 

“你如果要去,就永远都别回来!!!!!!”你哭得泣不成声,希望这样的威胁能够将其挽留,然而那个身影只是远远地停顿了一下。如果他那天在茶水间能够与你交互成功,站在远处的他兴许还能对你作一声不知是否是最后的道别。

 

然而他现在只能穿过小巷远远地看着你,说一声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抱歉。

 


“I’M SORRY,SERGEANT.”



“You shouldn't have said that,Daisy.”

汉克抱住蹲在路边的你,轻轻地抚摸你的脊背。


“当年我说完这句话,得知你可能再也回不来的时候后真的悔极了……”他让你的头埋在自己胸口,自己对着灯光下闪闪发亮的几粒冰晶吐出一口热气:“就像你有自己的选择一样,康纳也有。”


“You know what?就在你下午回来之前,康纳坐在你的位置上,问了我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我当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现在我知道了。”


你抬起头,在霓虹灯光里泪眼婆娑地看着自己父亲的眼睛寻求答案。



“他问我,‘如果他任务成功了,这份功劳能不能算在你的头上’。”



评论(8)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