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朝一日得以消失

[正剧向]为什么人希望付出的感情会付以回报(康纳x你)

39.

 

落地窗外除了白色的雪外就只剩下黑色的岩石和湖面,卡姆斯基对着这单调至极的景色,仿佛要透过湖水上漂浮地白雾远远地看了半晌。对话已经结束,你静静地站在泳池边等待自己的搭档回来。

 

几分钟后康纳重新站回你的身边,刚才还湿漉漉的衣服被重新烘干,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是时候离开了。

 

 “战争将至,你必须选择该站在哪边。”卡姆斯基的话题又重新回到Connor身上,他继续接上刚才被落水打断的对话:“你会背叛自己的同胞,还是反抗自己的创造者?”

 

“人生中还有什么事,比两害相权更令人煎熬?”卡姆斯基的视线扫过你,再次看向康纳。

 

这句话里没有任何事不关己的轻浮感,如果必须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这种感觉,你觉得“语重心长”这个词会比较贴切。

 

你身边善于言辞的康纳不再张口,他变得和以前大不一样。


那些曾经存在于他举止和言辞里的那份闪闪发光的自信和骄傲开始逐渐变得暗淡。Connor面前的路本来只有一条,那个时候他毫无顾忌地前行,一切看起来都如此清晰明朗,他很清楚自己将通往哪里,目的地在何处。只是后来他不可避免地遇到了许多意料之中的人、经历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于是那条路也开始变得不那么笔直平坦。


他无法逃避,走的很慢,很痛苦。

 

“……两害相权取其轻,总得做出选择。”你不再用带有强烈个人感情色彩的语言回答卡姆斯基:“本来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但是你却希望他经历的煎熬少些,我不知道你这样做是不是在揠苗助长。”

 

“你和我没什么不同。”Kamski淡淡开口。

 

无论是拔苗助长还是温室种花,你们都在做同一件事——主观意愿的强加、和自我满足的施与。

 

“谢谢您的配合,卡姆斯基先生。”

 

康纳和你转身离开。

 


“By the way,我总会在程式里留道紧急出口,毕竟世事难料。”

 


40.

 

事情进展的很不顺利。对于这个案件,对于康纳,这是你唯一能出力的一件事,然而事已至此,你不得不承认,目前最后的一丝光明也幻灭了。

 

在屋内面对卡姆斯基的时候,那些对Conenr行为导致的不愉快情绪自然不能发作,但此时在屋外,你已经不需要再忍了。

 

“Why didn’t you shoot?”

 

前面走着的Connor停下脚步,面朝着你的方向,眼睛却毫无对焦,他像是在回忆当时的情景:“I just saw that girl’s eyes…”

 

“And I couldn’t.”他终于转过头来,看着你稍显愠色的脸摊开双手,做出了无奈和坦白的动作,随后他又像急于结束话题一样再度扭过头开口:“That’s all.”

 

他总是说为了达成任务什么都肯做,但事实看来并非如此,你把他带来这里简直毫无意义。


“这算什么,你的新漏洞吗?”你指责他的时候呼吸变得急促:“我们明明有机会得到情报,然而你却放弃了。”

 

“我当然知道我该做什么,我说了,我就是下不了手!”康纳发脾气似的再度走回来站到你面前不到半米的位置,他的话里除了不耐烦别无其他:“我很抱歉,可以了吗?”

 

“……”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你此时受了极大的委屈,一口气憋在胸腔,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对你的担心根本一无所知,他根本不明白你的好意。因为你怕他感到不安,所以什么都没告诉他。

 

眉毛蹙起的时候,你的眼角开始泛红。

 

“你很抱歉?嗯?”你看着康纳摇了摇头,笑了起来:“你很抱歉?”

 

“我根本看不出来你哪里觉得抱歉!”你言毕以后猛地吸了一口气,冷空气的进入让你轻咳了一声。

 

他一无所知却强硬的语气让你觉得及其受伤。

 

“你认为我乐意吗来这里吗?我干什么非要拜访一个我不喜欢的人自讨没趣?”你站在车前,因为生气时身体小小的抽搐让声音里带了一丝颤抖:“你也听到了杰弗瑞的意思,不是吗?这个案子再过不久就不归我管了!我为什么要操心这么多?!”

 

“听着,探长,我知道你无法接受在这种程度的大案件上失手。”康纳向你表达自己的观点:“关于这个案子我会再想办法弥补,okay?”

 

他对于你生气的原因是这样理解的。

 

“……”那番话看起来非常有作用,像是冬日的一盆冰水浇灭了你所有的脾气,顺带让你从头到脚凉的更彻底了一些。

 

康纳还提醒了你,这个案子对你来说本来应该有多重要。

 

“你先走吧。”你放下抓在车门把手上已经冻僵的手指,在冰冷的雪地迈步的时候感受到的只有脸和眼睑的灼热:“我打算自己回去。”

 

卡姆斯基说得对,你不过是想要干涉他的选择,因为你很在乎他。只是这种感情你如何对仿生人开口?他会不会觉得这么做的你像一个笑话?

 

事情已经发生了,解释带他来这里和你生气的缘由,就结果看来也已经于事无补了。

 

“你的体表温度过高,Sergeant。”康纳从身后叫你:“你发烧了。”

 

他不放心你一个人离开,仿生人模拟发烧病症时会对应地模拟出人类生病的行为,你额角没有LED,他无法判断你模拟的是什么程度的高烧、以及模拟程序的运行会不会对日常行为产生影响。

 

而你无心在乎这些,你的脚步没有像凌晨在警局大厅里一样、因为他的呼唤停下来。

 

直到他再次拉住你的胳膊,你脑子里想的还是别的东西。

 

你转过头漫无目的地扫过一片白雪,最后将恍惚的视线落在他那双好看的咖色眼睛里,疲倦地舒展开一丝微笑。

 

 

“We’re done,Connor.”

就到此结束吧,康纳。


 

和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他人造的皮肤毫无动作,表情平淡且毫无起伏,你只能依靠那个LED判断他在做什么、以及他的“情绪”。

 

不停转动的小圈一闪一闪地发出淡黄色的光芒,你说的不那么明确,但你觉得他“bad feeling”可以帮他理解你的表达。

 

“希望这几天里,你会觉得和我相处的还算愉快。”你抬起他的手腕,把自己的胳膊从那只为你整理过领子的手里脱出。

 

转头离开之前,有些话不断地浮现出来,又被你一一否决,全都是你说不出口的话:

 

仿生人已变成巨大的社会隐患,或许迫于舆论和政府压力的CyberLife近期就会召唤你回去,我们可能再过不久就要说再见了,康纳。

 

你不能说你不舍。

 

一厢情愿带你来这里,我很抱歉。如果能结束这个案件,对你我来说都在好不过,但是现在的发展有点出乎意料,我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你不能说你遗憾。

 

任务对你来说不再是第一要务,我很开心你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你不想说这并不合你心意。

 


“I’M SORRY.I can’t keep my promise.我不能阻止你回去,也不能保护你免受伤害。”

康纳的脖子上有一条项圈,走到哪里都不自由。

 

你不得不说你无能为力。

 

于是你合上嘴,觉得那些毫无用处的话都没必要了。


评论(3)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