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朝一日得以消失

[正剧向]为什么人希望付出的感情会付以回报(康纳x你)

35.

 

2038119

00:02AM

  

你和康纳离开卡尔家后顺道去旅馆取行李退房,回到警局的时候局子里的人还不少,但是现在只剩下一些值守夜班的警员还待在岗位上。自回到警局,你已经坐在电脑前忍着酸痛的背和困倦的眼皮整理了将近2个小时的案件,上面的压力和那些该死复杂的心绪让你觉得你的头快要炸了。

 

“没线索,没头绪,也没有新线索。”你拉长了每句话的尾音朝康纳点了个头,向他确认了一遍自己可以回家了的事实,收拾完桌子准备离开。

 

“如果有新案子我会通知你,请保持手机畅通。”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的Connor递给你一杯咖啡,站在原地目送你离开。

 

“我会的。还有就是,我的座位,你可以随便坐。”你啜了一小口烫嘴的咖啡,转身和康纳道别:“Goodnight,Connor.”

 

“!”你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差点把咖啡撒在他身上——刚才你一边看着康纳乖乖坐下一边转身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前面有人。

“Oh,I’m sorry.”你把咖啡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

 

“I’m afraid you can’t go now.”杰弗瑞站在你面前,表情带着两分严肃地对你说道:“We need to talk.”

 

“What’s wrong?杰弗瑞叔叔,有什么话不能明天再说吗?”下班时间,你并不需要对爸爸的朋友以职称相称。

 

他拍拍你的肩膀,示意你随他去办公室。

 

“Daisy,你毫发无伤地被缴械了。”杰弗瑞坐下,他的双手交叉倚在办公桌上严肃地说:“我可以问问这算是什么情况吗?”

 

“我在茶水间等待康纳审问仿生人。”你撒谎的能力比起精湛地枪法只稍稍差了那么一点,只不过在面对父亲撒谎的时候你才显得局促。


你装作回忆的样子,转了转眼珠使之停留在视野的角落开始陈述:“康纳被异常仿生人撞倒了——”


接着你又对着杰弗瑞黑色的瞳孔似看非看,你已经想好了自己应该编造点什么才能避过有关康纳的部分细节,但你所担心的是对面的杰弗瑞有没有看过大厦茶水间的监控:“当我准备—”

 

伴随着办公室的门打开的声音,康纳走了进来,杰弗瑞对他的陪同表示默许。

 

你硬着头皮为难之余,用难以察觉的眼神小幅度地撇向康纳,却发现他也在看你。

 

“安卓的力气很大,you know.”你试图表现的从容一些:“当我准备拔枪的时候,他突然把我按在墙上抢走了枪跑了出去,然后我命令康纳去追,that’s all.”

 

“Uh…以及你说的不完全正确,毕竟医药费还是得报销的。”

 

“我很想知道你说的是否属实,但监控坏掉了。”


你很吃惊,因为你完全不知道当时康纳居然黑掉了监控。


杰弗瑞放下刚才严肃的架子,态度变得真诚起来,他对你受伤流露出关心的神色:“如果你还没有完全恢复状态,现在不能担任这项工作,可以考虑从这个案子里抽身而退,我表示理解。但别担心,我们会考虑让李德探员接替你的工作。”

 

你难以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这不是解决方法。我们费劲力气收集了那么多证物,你不能因为这个莫须有的借口就让案子说撤就撤?!”你用双手拍响了桌子质问杰弗瑞:“你怀疑我和异常仿生人暴力组织有关联?Are you serious?”


“Okay,退一步。就算我是,我会为了救仿生人蠢到明目张胆的程度?”

 

“注意你在跟上级说话!”杰弗瑞的声音因为生气而提高了许多,但他还是压制住了自己的不愉快对你施以安慰:“我没有这个意思,你需要冷静,这次失误算是一次警告,下不为例。”

 

杰弗瑞督了一眼康纳又看了一眼你,在Connor领会他可以离开办公室的眼神后先行离开。杰弗瑞在他合上门的一瞬间站起来,扳住你因为生气变得僵硬的肩膀对你耳语:“Look,Daisy,CyberLife对你的立场存疑。”

 

“你和Sarah Bloom关系不错。”福勒队长隐晦地说。

 

你皱着眉头意味深长地和杰弗瑞对视了一秒。

 

“好好干,下次他们可能就会找任何借口把你踢出案子,你是个优秀的警员,我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

 

“我明白了,刚才…对不起。”你抱歉地低下头,推门而出。

 

Sarah是个成功的商人。她的其中一个子公司提供CyberLife流水线上所需的所有零件——这之间存在着商业利益,但再具体一些利益关系你并说不清楚。

 

你合上办公室门的一瞬意识到,下午在茶水间的时候康纳行为异常可能根本就不是感染了rA9,他也许是接受了什么指令要除掉你,毕竟把现场伪装成异常仿生人操作员暴走伤人并不难,而你刚才却因为想要包庇他差点被撤职处分。


如果有人现在举着麦克风问你想说什么,你会选择闭嘴。


你看见康纳站在阶梯下面等你,而你需要好好地再考虑考虑才能面对康纳。于是你装作没看到他的样子,低头从他身边绕过,拉起行李箱转身就走。

 

“Sergeant.”Connor的声音从你身后传来:“你还好吗?”

 

你没有继续往前走,只是因为他叫住了你,所以你就这样停了下来。

 

康纳从你身后拉住你手提箱的拉杆,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他总是这样,只会静静地等你提问,他应该有一些话憋在肚子里,然而每次都什么也不肯说。

 

你拍掉康纳的手,带着隆隆作响的箱子一声不吭地走到大厅,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停下,你知道康纳跟着你走出来了。

 

“……”

 

“Why,Connor?”你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但是你并不想每次都让自己毫无根据的猜测,于是你问他:“为什么你停手了,嗯?”

 

“是因为对你来说追捕茶水间的异常仿生人更重要,所以你放过我了吗?Sarah的公司和你的公司出什么事了么?”你把手里的拉杆攥得紧紧的,回忆起他把胳膊搭在你肩上试图安慰你的触感,回忆起他旅馆外稳稳背起你时心里隐隐约约的一丝安心,回忆起他刚才主动给你端的那杯咖啡:“这说不通,康纳,你到底在想什么?Come on,tell me.”

 

面对沉默的你像当年在学校里焦急地等待成绩的学生一样,对结果又紧张又期待。“我是否能够完完全全地把背后交给你?”这样的话你讲不出、也不敢讲。

 

他是仿生人,一个机器,每次你面对他的时候会感到深深的无力,像是再真挚的语言都无法被编辑到那个完美无缺的程序里,那种感觉就像你害怕自己用心去经营过一座花园,等到花朵该要绽放的季节却什么都没有得到。

 

“我的程序出现了漏洞。”你从停止沉默的康纳脸是督见了从未出现过的纠结。

 

“软体的某一部分突变了,它让我放弃执行该命令,所以我停下了。”

 

康纳的目光一刻都不离开你的眼睛,即使他本不该说这些。

 

就因为他的这个迷茫而温柔的眼神,你透过那双眼睛开始思考自己对他到底抱有什么感情。

 

你一只手疲惫地捂着脸,一只手轻轻砸向了他的肩膀。

 

“How dare you……”你居然还敢回去。

 

他产生拒绝完成任务的BUG,如果被公司发现了这个漏洞,那你大概见到的就不知眼前的这个康纳了。

 

“……亏你还说得出‘it will be good to see you again’。”

 

尽管Connor因为未知bug让他有机会修改权限,自检程序也因为漏洞被永久忽视而不会被检测到,但他也没办法改变记忆,记忆会被完整上传,这就是他无法再多说点什么的原因,对话也将不能再继续下去

 

“……”

 

“How about your hand?”

 

“换了新的零件,工作正常。”

 

“身体上的弹孔呢,别跟我说躯干也直接换了。”

 

“拆装了部分损坏的组件,皮肤也重新进行了替换。”康纳用手捂上先前在肩膀上存在弹孔的位置,像受过伤的人摸上自己曾经的伤口位置一样。

 

“会有任何受伤的痕迹么?”

 

“不会,和出厂时完全一样。”

 

“Okay.”你向现代难以置信的科技妥协:“……does it hurt?我听到你叫了,受伤的时候。”

 

“我只是在模拟人类受伤的情况,机器不会感到疼痛。”康纳正经地跟你解释,那份安慰看起来并太奏效。

 

“Fine.”所有关心都是多余的,你摆摆手无奈地看了一眼表,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

 


“陈缇娜警官,这么晚了还出任务?”

 

“我们负责的街区商店被入侵,入侵者构成三级犯罪,你回家的时候请注意安全,安德森探长。”那个往门口走的女警官匆忙地跟你打了个照应便离开了。

 

“走了。”你对着康纳挥挥手走出警局,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消失在他视野里。

 

 

36.

 

小径上的脚印被覆盖上了一些刚飘落的雪,你站在门外注意到客厅里的电视发出一暗一灭的光亮,你心情忐忑地敲起了门。


刚结束了工作的你又要开始担心和汉克的关系,你觉得这都是老天对你的惩罚,是老天施与你的煎熬。

 

不一会儿里面响起脚步声,那个人为你打开门。汉克一直都没睡,他在等你回来。

 

“You’re back.”

 

“Dad.”你不自然地向他微笑。

 

“洗漱完了就去睡吧。”

 

他沉默地替你拎起手里的箱子和脱下的外套走在前面。待你跟着他的脚步走进自己房间的时候,那里就和你当初执行任务前离开的时候一样——东西收拾的很干净,没有灰尘,床单上似乎还留有一丝三年前的气味。

 

逃避与自责的情绪在你胸腔的部分发酵,你背对汉克装作若无其事地去到厕所洗漱,却发现汉克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新的牙杯和牙刷,牙杯连样式都是照着三年前的那个买的。

 

你打开水龙头俯下身子用温热的水冲洗你的脸,用来洗脸的动作掩藏你泛红的鼻尖和从脸上落下的眼泪。

 

客厅里的电视还开着,你洗漱完毕后准备跟汉克道一声久违的晚安,却发现他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你找了一条毯子给他盖上,借着电视忽明忽暗的光线再一次仔细地看他苍老的面容,就连睡觉的时候都紧锁着眉头的父亲,在睡梦中看起来那么痛苦那么无助,他额头上彰显着衰老的那些深深浅浅的皱纹深深刺痛了你的眼睛。

 

三年了,你过得怎么样?

 

你蹲在沙发前轻轻摸着他粗糙的手背,吻上他皱起的眉头。

 

准备关电视的时候,你注意到画面里突然插播了一条新闻:国会大厦公园发生仿生人攻击模控生命店面的暴力事件。

 

与此同时康纳站在大厅显示屏前也看到了这条紧急新闻。事件被媒体曝光以后异常仿生人问题俨然上升到另一个程度,事态已经开始朝着你们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而给你们的唯一选择就是接受。

 

正因为你调查的案子毫无进展,底特律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几乎不眠不休费尽心力调查这件案子,现在却不敢说自己已经尽力了。

 

你本应该是最优秀的警员,从警校毕业以后你追随汉克的脚步,短短4年从普通的officer晋升到警探,你出色地完成了保护Sarah的任务并得到了探长的职位,甚至比大自己10岁的李德还高一级。


现在你却只能木讷地关掉电视,在黑暗无助地里站着。你是个警察,你一直把这份工作当做自己的荣耀和与父亲较劲的资本,你把它看得无比重要,你不能失败……

 

“Daisy……你在哪儿对吧。”汉克不能准确地判断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他在黑暗里无所对焦地睁开眼叫出你的名字。

 

自责和自我怀疑的情绪被猝不及防地打断,你下意识地回复:“怎么了,爸爸?”

 

客厅里漆黑一片,Hank醒来的太突然,你除了自己的呼吸声以外什么都听不见。

 

“你有事瞒着我,对吧?”

 

窗外是寂静的雪夜。

 

“What do you mean,dad?”你紧张的手在大腿上磨来磨去,和眼前的汉克打起了马虎眼:“……Well,我承认拿走了你掉在餐厅的枪,但是我不可能把它还——”

 

“你知道我不是在说这个。”Hank的声音比平时更低沉、更疲惫,“你和Sarah是不是觉得我老糊涂了?”躺在沙发上的汉克调整了自己的姿势,他坐起来,被子和布料发出相互摩擦的声音。

 

“……”你的心脏不停地砰砰作响,违背你的意志大声地喧哗。

 

“I have no idea what you are talking about.”你逃离似的转身离开了客厅。

 

你不会想要知道真相的,别问了爸爸。

 

“I'm tired dad,I’m going to sleep now.”


“Good night dad.”

 

你回到卧室合上门,拖力地趴在床边给Sarah发了条短信,经历了几天内心的煎熬,你终于疲惫地睡着了。

 

汉克在你掩好的门前站了一会儿,无奈地摩挲着门框,一夜无眠。



评论(15)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